首页 | 网站地图
首页 > 婚戀兩性 > 被甩女王

被甩女王


图书基本信息
出版时间:2009-6-24
出版时间:三采文化出版事業有限公司
作者:Alexandra Heminsley
页数:240
译者:謝雅文
书名:被甩女王
封面图片
被甩女王
前言
  我在情人節當天出生,我的老爸是英國皇家陸軍軍官,服務軍旅的生涯長達二十二年;我的老媽則是來自西印度群島的癡情佛朗明哥舞者。他們預知自己的頭一胎心肝寶貝將擁有一個浪漫幸福的人生。我心型的臉蛋、聖人般高尚的中間名(華倫泰)① ,以及跟我中名非常貼切的生日,只會通往一段勉為其難的熱情和浪漫史。沒想到,我被甩的戲碼卻不斷上演。在餐廳裡被甩、在樓梯井被甩、在墓園被甩―在哪裡被甩似乎也不重要了。只要我屈就身段、談場戀愛,就會被人踏在腳底、踩得體無完膚。如果說「被甩」是一座城市,該市市長想必會給我一把通往該城的鑰匙。更確切地說,假如「被甩」是一個王國,「被甩女王」肯定非我莫屬。妳總會經歷一段剛被人甩的時期。或許妳明白這種滋味:妳參加派對或上酒吧,卻有剛被人剝了一層皮的感受,就像是妳全身上下沒了皮膚的保護,把酒會禮服直接穿在身體器官上一樣。妳手足無措地站著,痛苦地意識到男友昔日隨侍左右的區域如今卻是一片空無。妳看見有個女人從房間另一頭向妳走來。她們總是同一種人:或許出於好意沒錯啦,不過其實只是喜歡打聽八卦,而且很愛頤指氣使。是那種嘴巴明明說:「妳看起來好美哦」,卻像是在指責妳的人。總之,她從房間另一頭走來,發現妳眼睛附近的紅腫,然後像是見獵心喜般對妳磨刀霍霍。她興致盎然地全身顫抖,以充滿關愛又帶有挑釁的姿態歪著頭。「嗨,妳好嗎?」妳緊抿雙唇、磨蹭牙齒,下巴堅忍地往外微微突出。「哦,很好,很好。妳也知道的。」「妳跟某男的事,我深感遺憾。」妳知道這一刻要來臨了。只要男女分手就免不了要經歷這一刻。別問我,別問我,別問我。「所以這是妳的決定,還是他的?」她問了,她問了,她問了。這個賤貨。「這個嘛,嗯,事實上,是他的決定。妳是知道的。」這就是了:分手中許多討厭的麻煩,就屬它第一名。心痛跟悵然若失固然痛苦難耐、悲不可抑―無論是哪一方決定要結束這段戀情,但被甩的傷痛卻更教人心如刀割。承認妳的心被一個對妳失去興趣的男人撕成兩半,幾乎就跟「被甩」本身一樣痛苦。但是這又何苦呢?究竟是什麼東西,使妳備感羞恥?一段戀情會走向盡頭,很少是一方犯的錯多、另一方犯的錯少。就算有一方錯的比較多好了,妳有辦法認真舉出哪個被甩的人,不僅能體會她比從前快樂之外,而且還可以從其他不愉快的陰霾中走出來嗎?當然沒辦法嘍!被甩之人的痛苦在於,妳會變得更加聰明幽默,只是需要先浴火才能重生,這個道理幾乎沒有例外。在此同時,甩人之人通常會逃之夭夭,在愛情世界裡繼續遊戲人間,無所不用其極地避免別人「識破」他並不完美的真相。嘖嘖!可別誤會我哦―我並沒有暗示「被甩王國」是一個幸福國度,它跟倉促之下一撕為二的甜蜜合照、頭跟莖葉分家的花朵、和「充滿他味道」的圓領長袖運動衫一樣,總是被人亂扔。該國的居民通常衣衫襤褸、襪子也只穿一隻,俯臥在沙發上,一罐罐融化的冰淇淋在一手擺蕩,另一手則拿了盒面紙。有時,在潺潺小溪旁,枝繁葉茂的林間空地上,妳會看見一些桌子和迪斯可舞會。桌子上頭,是手握水果酒、伴著「我會活下去」樂聲,瘋狂跳舞的女孩―雙臂在半空揮動、兩腳輕敲桌面、雙眼閃閃發亮。但睫毛膏的淚痕卻洩了她們的底。她們一點也不享受待在被甩王國的時光,就像那些工作狂,他們齜牙咧嘴的笑容、熨得完美無瑕的工作服、對辦公室的奉獻承諾,一旦坐在綠草如茵的山脈,就全都煙消雲散。瞭改了吧,沒人想要待在那裡;不過大多數時候,這卻是唯一飛向往更美好前方的途徑。不妨把它想成是一座熙來攘往的機場,將要載妳前往夢寐以求的美妙假期飛機延誤了。妳單純地以為自己要被永遠困在那個鬼地方,但是妳終將啟程,最後迎接妳的將會是……燦爛千陽。造訪被甩王國的訪客,通常都會想方設法要盡快離開這裡,這倒也很有道理。不過唯一我能肯定的是──如果有女生說她從沒待過那裡,千萬不要相信她。她要不是在撒謊,要不就是自尊心嚴重作祟。因為對多數人來說,被甩的遭遇應該不只一次。無論她們是情竇初開的十三歲幼齒美眉,還是一百一十三歲老掉牙的阿婆,被甩的創傷都一樣痛徹心扉。相信我!我已經受夠了遮遮掩掩。是滴!我已經準備好徹底剖析「被甩」的原貌。是滴!我已經準備好在感情這條路上冒險,大膽再試一次。是滴!我已經準備好把自己最初的感受拿出來暢所欲言,即使這表示或許他沒有發言辯駁的機會。而且,是滴!我被甩了!所以,我認為應該:認識妳的敵人。「被甩」究竟有何神奇之處?為什麼會引起如此肝腸寸斷的獨特劇痛。我該如何抽絲剝繭,去認識它,進而克服它?於是我開誠布公地面對它。等我與它正面交鋒後,我發現「被甩」其實是一枚榮譽的徽章,而非恥辱的泉源。妳也不該引以為恥。相信我,我可是被甩女王呢!  註:華倫坦,Valentine,公元二百七十年時,羅馬是個反基督教的國家,許多基督徒遭受迫害。當時的皇帝禁止士兵婚嫁,基督徒華倫坦卻拒絕敬拜羅馬神祇,並祕密替未婚男女舉行婚禮,因此被逮捕入獄,並於二月十四日被斬首,他的祭日後來則演變成西洋情人節。
内容概要
  從被甩王國出發,真能迎接燦爛千陽嗎?  誠實又超級爆笑地描述被甩的慘狀,在愛情裡最痛苦的時刻發現喜劇。  我們都是過來人:前一秒妳還沉醉在浪漫的戀情,可是下一秒,妳就被甩了!如今妳成為一個廢棄品,獨自一人噙著淚水、舉步維艱地走回家。  如果「被甩」是一個王國,那麼「被甩女王」肯定非亞莉珊卓?荷敏絲莉莫屬。她曾在餐廳裡被甩、在樓梯井被甩、在墓園被甩。地點換了,但痛徹心扉的感受卻始終沒變!在這本私密、深入,又措辭詼諧的紀錄裡,她將與我們分享個人經驗,帶我們經歷情傷的復原之路。心碎究竟會使妳的荷爾蒙產生什麼變化?他說:「問題不在於妳,在於我」時,話裡玄機為何?被甩時不該換什麼樣的髮型?你該怎麼度過被甩的第一個24小時?  最重要的是,亞莉珊卓透露了一個關鍵真相:「被甩」不該成為恥辱的泉源,反而該被視為榮譽的徽章。  因為,除非妳準備好不顧一切地冒險,否則將永遠無法找到愛情。
作者简介
  亞莉珊卓?荷敏絲莉(Alexandra Heminsley)  英國自由記者和廣播員,同時也是Elle雜誌的特約編輯。她定期為每日電訊報(Telegraph)、觀察家報(Observer)、倫敦報(londonpaper)、城市指南(Time Out)雜誌撰文,於英國廣播公司(BBC)二號電台的藝術節目「週末旅人」(Weekender)擔任評論家,並且也是英國廣播公司五號電台現場直播的「賽門?梅約讀書俱樂部」(Simon Mayo Book Club)的顧問。謝雅文  聽得懂《六人行》裡錢德式的幽默,喜歡《BJ單身日記》女主角的傻勁,佩服《艾蜜莉異想世界》中主人翁的勇氣,覺得最難翻譯的語言是觀念分歧。熱愛閱讀,與「愛情文藝、奇幻歷險、勵志療癒、貓狗寵物」有關的書全都來者不拒,非文學小說類也興趣多多。
书籍目录
第1
章 我被甩了第2
章 從古到今,這些美麗的名女人,都被甩過!第3
章 被甩後的第一個二十四小時第4
章 被甩後的二十四小時:戰鬥計畫第5
章 餘波盪漾第6
章 心碎的科學根據第7
章 宅女階段第8
章 我會活下去第9
章 被甩DNA第10
章 參透他話裡的玄機第11
章 我被名人甩了第12
章 候機室:整裝再出發第13
章 圓滿結局
章节摘录
  還有一件事老在我腦海中打轉、揮之之去、讓我不得安寧。
我得去奈特家,把一些屬於我的東西拿回來:我的備用牙刷、食譜,以及給初學者用的珍貴化妝品。
跟他交往幾個月後,我分到了他書架上的一小塊區域,放置自己某些必要的「過夜」單品,並且―銘記在心,別說出類似「真正同居」的提議把他嚇壞―我小心翼翼地將小容量的乳液跟粉底等玩意兒,倒入試用品的小瓶子裡。
不可否認地,我現在並不是真的有急用。
但我也並非暴殄天物之人,而且一直認為:假如那些瓶瓶罐罐留在奈特家裡只是堆積灰塵,那麼我把它們帶到健身房用,倒也不失為回收再利用的妙方。
而且如果我親自到他家取回我的東西,他就一定會見到我,發覺自己犯了一個天大的錯,然後求我回到他的身邊。
更何況,傑米?奧利佛(註:
Jamie
Oliver,英國最有身價的年輕主廚)的食譜的確是烹飪界的曠世巨作,我真的很想收藏那本現在回想起來或許是初版的經典大作。
而且如果我親自到他家取回我的東西,他就一定會見到我,並發覺自己犯了一個天大的錯,然後求我回到他的身邊。
再說我又超級重視環保,所以一想到要把一支才剛買幾個月、每個禮拜又只用兩三次的牙刷丟掉,就覺得可惡至極!浪費塑膠,簡直是大逆不道、不可原諒!而且如果我親自到他家取回我的東西,他見到我後,一定會求我回到他的身邊。
所以,我向小喬跟莉莉提起這個週末,我說不定會造訪奈特的家,從他那裡拿幾項我的東西回來時,她們卻以雙手扠腰的軍事行動和集體雷霆怒吼來對我:「不行,讓我去!」不過我堅決應該由我本人親赴戰場;親自到他家取回屬於我的東西,可以使我擁有一個健康了結這段戀情的瞬間。
而且如果我親自到他家取回我的東西,他就一定會見到我,發覺自己犯了一個天大的錯,然後求我回到他的身邊(又來了!)。
我提出一個有說服力的論點,卻說服不了眼前這兩位姑娘。
「我們知道為什麼妳想親自去。
因為妳想再多愁善感地看一眼那些妳曾渡過美好時光的房間。
」莉莉如是說。
「於是妳可以跟他進行一番折磨人的交心長談,努力說服他認同那些他根本不信的屁話。
然後他會因為內疚而假裝同意妳的看法,」小喬也跟著幫腔。
「但是妳這麼做,只會讓自己更難受而已。
它們只不過是普通房間罷了。
揮別過去!向前看,開始想想能渡過美好時光的新地點吧。
」「妳自個兒也心知肚明,就算他曾經全心全心地愛過妳,妳們之間還是不會有結果,不是嗎?」對啦,對啦,對啦!我都知道。
可是我就是想要那個瞬間嘛!不可否認的是,我正開始領悟,或許我跟奈特之間的感情不可能持久,最後也不會使我幸福;卻還是想要擁有能夠決定何時把那些從我心裡掏去的東西,保釋回來的能力。
我期待欣賞自己上演的浪漫愛情片結局。
我希望變成瑞絲?薇斯朋、或珊卓?布拉克,為了是非曲直而直言不諱地唸出我的台詞。
我想要讓他知道:沒有他,我一樣可以好好過日子;此時音樂也在我腦中調高音量。
我沒有理由冒出這種想法:如果我親自去見他,他就一定會看見我,發覺自己犯了一個天大的錯,然後求我回到他的身邊。
「什麼音樂?」莉莉問題。
「妳現在真的讓我開始擔心了。
」「妳知道我的意思啊!宣布在我奪回一丁點兒自尊的時刻,會響起激勵人心的音樂。
」「這可是一招險棋耶。
妳真的認為這麼做,妳心裡會比較舒坦嗎?讓我代妳去嘛!我會秉公處理,而且絕不牽扯其中。
」小喬向我掛保證,只不過看起來不太誠懇。
「不了,我想要證明自己有能力單刀赴會、親自披掛上陣。
我真的認為這麼做,會對我有幫助。
」最後姊妹淘們終於同意讓我隻身取回我的東西,唯一的條件就是要等到週末才能去;在此之前,我還得接受更多「復元活動」的「廣泛課程」。
當晚奈特的朋友詹姆士,以「奈特麻吉之使者」的官方姿態來我家。
他雖然沒有身穿正式禮服,卻清楚嘹亮地傳達「我沒有被奈特的朋友甩了」的訊息。
他們全都還是愛我,而且希望繼續跟我保持聯絡,尤其是詹姆士。
他為了我而假裝對奈特不忠,並且樂意說出許多我想聽的話:奈特是個白痴、他再也找不到像我這樣的女孩了、他根本不曉得自己做了什麼蠢事、他們以後如果不能常見到我,都會粉想我滴。
回想起來,實際上他沒有真的說出「白痴」兩個字,但聽起來就是那個意思,所以就當他是這麼講的也不為過。
那幾天在辦公室裡,尼爾不斷再三確認我是否有買貝果、不愁挨餓,以及我有沒有錯過任何一場重要會議。
賴瑞?哈格曼已被派回美國,他的巡迴之旅如今已畫下句點。
隔天晚上,我跟莎莉和她姊妹上健身房,不過沒做多少運動。
我只是從賓客通道穿過他們漂色松木打造的豪華健身房,在游泳池輕鬆愜意地游了幾趟,然後絕大半的時間還是花在蒸汽室和桑拿浴,三個女人在裡頭三姑六婆、說長道短,同時也把連日來囤積在體內的一些酒精跟咖啡因排放出來。
接下來,就到週末了。
我已經寫了一封必要的拘謹依媚兒,安排週六早上前往奈特家取物的事宜,如此一來,我便有一整個週末的時間,從任何與尊嚴相關的潛在問題復原。
儘管那是一個細雨紛飛的十一月天,我仍舊在抽屜裡到處翻找,找到我最大的一副墨鏡。
我在心底默擬演講稿,啟程往倫敦南方出發。
一切都將會進行地很順利。
但是光等公車,就等了老半天;接下來交通又堵得水洩不通。
所以等我抵達他家時,整個人可說是無聊至極又緊張莫名。
我的身體因汗水和雨水而發黏濕冷,再加上又急著想上廁所;浪漫愛情的演講稿在我腦中排練了太多次,害我現在反倒開始要忘掉內容了。
我惶恐不安地按下門鈴。
一會兒過後,奈特應門了。
他看起來一如往昔。
沒有在臉上長角、也沒有扮威脅性的鬼臉。
他看起來就像是奈特一樣。
他當然像自己嘍!只不過他的泰然自若、一如以往,真是出乎我的意料,這下我勢必得對他另眼相看!但我自己卻為他做了這麼大的改變,原本我還以為他會換掉整個衣櫥咧!「嗨!」「嗨!」我把臉上的超大墨鏡向上推到頭頂,沒想到它卻「啪嗒」一聲掉到我的下巴。
「嗯,進來吧!」「謝了。
可以借我用廁所嗎?」「當然嘍!妳知道廁所在哪兒!」我的確對廁所的位置瞭若指掌。
我把自己鎖在廁所,將墨鏡摘下,身子暫時靠在門上。
我吸氣、再吐氣。
我努力回憶演講稿,卻怎麼也記不起來。
接著我就上廁所。
至少這回我在對的時間上廁所──整個人感覺好多了。
等我走回他的客廳,發現奈特已經把我的東西裝進一個厚紙箱時,喉嚨裡頓時像是卡了一個腫塊。
看見我放在他家的東西居然有這麼多,真令我詫異不已。
「我只是想跟妳說……」他打開話閘子。
我開始覺得全身不對勁。
「我們之間沒辦法繼續走下去,我很遺憾。
」哼!我心想。
要是你真的那麼遺憾,又為何要分手?「我覺得妳是個很棒、很棒的人……」等一等。
劇情不該這麼演的。
不准給我說這些正人君子的話。
你這個小人。
「……而且我真的希望彼此還是朋友。
」「朋友?!」我恢復鎮定,發出威嚴的哼聲。
演講稿的片段又重新在我的腦海浮現。
「朋友?如果說這個禮拜我有學到些什麼的話,那肯定就是我不想當你的朋友。
自從你突如其來地扔下這顆炸彈開始,我就真正領悟到什麼叫作朋友。
朋友不是你每三個月約她出來尷尬地喝一次酒就算了。
這樣一來,假使某天你跟下一任女友在街上遇見她們,她們告訴你女友:『你在情路上稍有不順,就把對方甩了』時,你就不會皮皮挫了!朋友也不是你加入搞笑依媚兒群組的對象。
你可以寄有關艾爾?高爾(註:
Al
Gore,美國前副總統,二○○七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,支持環保的行動主義者,亦為《不願面對的真相》之作者。
)的反諷笑話,或轉寄從「老大哥」(註:
Big
Brother,英國真人實境秀)下載的影片,讓你晚上高枕無憂,反觀被甩的女生只能在夜深人靜對著枕頭垂淚,不懂為什麼你不願給她們一次機會、重新來過。
不!『朋友』是不辭千辛萬苦,也要確定別人平安無事的人。
他們不介意別人因為受傷或缺乏安全感而小小失去理性的樣子。
他們也不會在自己關心的人獨自走路回家時,把手機關掉。
而且沒有朋友會注意我的下巴長得什麼樣子。
所以你大可留著你的『友誼』,然後把它塞進自個兒的屁眼吧!現在我會把東西帶走,那就不打擾你啦!真是非常感謝,老兄。
」我辦到了!我真的辦到了!我既沒有哭、沒有結巴,也沒有在關鍵時刻意外穿插錯誤的術語,口條流暢地完成我的演講。
更重要的是,當虛構的電影配樂開始在我腦中彈奏的同時,我也設法拾起裝著個人物品的箱子,態度莊嚴地離開他家。
我完全沒有眷戀回首,我從他家走上斜坡,全身麻木地坐在公車站牌下。
我知道自己所說的半句不假,但更重要的是,我突然間頓悟:現在的我並非真心想跟他復合。
儘管還是希望他愛著我,但我已能預見這段戀情永遠不可能修成正果。
顯然我對分手還蠻有一套的嘛!我正準備為自己愈挫愈勇的精神,欣慰地拍自個兒背、嘉許一番時,突然聽見有人在呼喚我的名字。
我抬頭一看,發現那不是別人、正是奈特。
他向我全速狂奔,尖聲叫著我的名字。
接著我又注意到我等的那台公車,出現在他身後,並往我的方向駛來。
同樣發現公車的他,選擇加快腳步,速度快到雙臂搖擺不定、模樣古怪―他試圖在公車抵達之前,跑到我身邊!這就是了。
這就是我朝思暮想的美夢。
他察覺到自己在行事作風中所犯的過錯,現在要求我回到他的身邊。
我簡直不敢相信。
我二話不說,就把所有尊嚴跟生存的念頭(連同我的厚紙箱)拋諸腦後。
「這裡!我在這裡!」我放聲回應。
公車緩緩駛向車站,而我卻背對公車,轉身面向跑到我面前的奈特。
就在我轉身的霎那,我理解了整件事的原委。
他手裡拿著我的墨鏡。
「妳把它留在廁所,」他邊說,邊把墨鏡遞給我;而被我視若無睹的公車也在此刻開走。
他陰鬱地微微一笑,猜到我的想法。
「謝了!」我咕噥道。
他帶著幾分道歉的意味轉身,慢慢走下坡,一次也沒有回頭。
我步履蹣跚地走回公車站,獨自坐著啜泣。
意識到這段感情不會有結果,對我來說已無所謂:問題在於,我對於「拒絕」,還是一點品味也沒有。
看樣子我好像被人拒絕了兩次。
我真的、真的很受傷。
這回的復原時期,恐怕會比我預期的還來得長。
PDF格式资源下载

 

 


 
港台图书类TXT下载|书籍资源网 @ 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