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网站地图
首页 > 文學 > 向田邦子的青春

向田邦子的青春


图书基本信息
出版时间:2009
出版时间:麥田
作者:向田和子,向田邦子
页数:256
译者:張秋明
书名:向田邦子的青春
封面图片
向田邦子的青春
前言
  一如大姊常在散文中所描寫的,父親的脾氣暴躁,個性龜毛,很難伺候。尤其是父親節或過生日,旁人更得加倍留意討父親的歡心。這一點大姊就很有心得,總是作好萬全準備,努力讓父親眉開眼笑。  可是這樣聰明能幹、很有大姊風範的她,有時卻會一不小心說出讓父親生氣的話。大姊有一篇標題為「脫口而出」的散文。  儘管我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的陪盡小心,也努力口吐蓮花討人歡心。但往往因為一時的鬆懈而脫口說出不該說的話,卻是我的壞習慣。  (「脫口而出」無名假名人名簿)  那篇文章後面還提到,小時候大姊被帶到父親上司家作客的事。  父親在人家面前讓我表演了一番,也就是中規中舉行禮打招呼,  「令千金真是有教養的!」  並得到對方稱讚,兀自得意時,我竟然很大聲地問說:「爸爸,為什麼他們家沒有掛畫呢?」  這一點長大以後她還是沒變。  有一天大姊帶回一枝可以寫出好幾種顏色的原子筆回家。  「不錯,這個好,這個好。」一聽到父親的贊賞,  大姊便拿給父親說:「爸爸,這枝原子筆,給你用吧。」  「是嗎,給我好嗎?」就在父親很高興的接下之時,  「那是贈品啦。」大姊說。  「居然給我贈品,什麼意思嘛!」結果又把父親惹火了……。  大姊送父親眼鏡時也是一樣。  父親戴上新的眼鏡,大家都異口同聲稱讚「很好看耶,爸爸,很適合你」,父親也心情正好時,  大姊補充了一句:「爸爸,要不先拍個照,可以當做遺照用。」  父親不是那種笑著說聲「是嗎,哈哈哈……」,聽過就算的人。  聽到大姊那麼說,當場就生氣說:「以後妳不用再買眼鏡或什麼給我了。」  還有那一次全家人說好一起去掃幕,正在準備時,大姊又脫口而出:「那就先去深大寺祭拜一下貓的墳墓吧。」  父親立刻大罵:「什麼,原來妳是為了祭拜貓才要去的嗎?貓和人到底誰比較重要?我不想跟妳去了。」  其實先到多摩墓園後再提起祭拜貓的事就不會有任何問題,誰叫大姊總是想到什麼便不吐不快的人。這種時候,我們其他人心中都會想:「何必硬要說出來呢,大姊又說了不該說的話。」  大姊常常因為一些雞皮蒜毛的事惹得父親不高興。明明很清楚父親的個性,卻還是說溜了嘴。其實我們幾個小孩子裡,最像父親的就是大姊。博學多聞、善解人意、好奇心旺盛、做起事來動作敏捷……。正因為如此,一旦先被大姊說中,父親就會覺得少了自己表現的機會而生氣、肝火大動。所以小孩子中,最常被父親教訓的也是大姊。父親對身為長女的大姊應該也很期待吧?  父親雖然不通情理,大姊卻很有幽默感,這一點倒是跟母親很像。
内容概要
  永遠的向田邦子──一則美與風華並勝的傳奇  一個不向世俗價值觀妥協、懂得自我主宰的女人。因台灣的一場空難而猝逝,卻永遠活在所有日本人的心中。  從小就聰明伶俐得讓父親覺得不可愛、每每讓老師和同學另眼相看、無論如何也堅持要做自己的向田邦子,她的幽默、善解人意、人生觀、穿衣品味,透過書中116張許多首次公開的照片和妹妹的文字,完整無遺地呈現出她最青春年華的美麗歲月。 
作者简介
  向田和子(MUKODAKAZUKO)  昭和十三年(一九三八)出生於東京市,是向田家的三女。大姊為向田邦子。實踐女子專科學校畢業後,曾任職於保險公司,之後經營咖啡廳,並與姊姊於東京赤坂一起經營酒菜小館「媽媽屋」。關於開店經過,請詳其所著的《無價的禮物--姊姊邦子和媽媽屋》。「媽媽屋」於平成十年(一九九八)三月,營業二十年後結束營業。其他著有《向田邦子的拿手菜》、《向田邦子的遺言》。張秋明  張秋明淡江大學日文系畢業,現專職翻譯。譯有:《100個歐洲庭園》、《托斯卡尼酒莊風情》、《永遠之子》、《模仿犯》、《火車》、《繼父》、《燃燒的臉頰》、《錦繡》、《老師的提包》、《旅人之木》、《父親的道歉信》、《向田邦子的情書》、《回憶?撲克牌》、《女兒的道歉信》等書。
章节摘录
  大姊過世最讓我感受良深的是:「畢竟大姊也是昭和初年出生的女性,觀念真是傳統呀」。
  在外人眼中她看似從事前衛的工作,領先走在一般女性的前端,但過世之後我才發覺大姊真是個謹言慎行、傳統保守的女性。
  看她好像不太愛惜東西,其實不然。
我一邊整理大姊的遺物時,由衷地感覺到過去真是誤解了她。
  大姊很潔身自好。
正因為潔身自好如她全心投入於工作,所以才會做得如拚命三郎般努力吧。
她並不是要跟別人比,而是比誰都強烈地認為應該被賦予的工作中完全燃燒自己。
她之所以不單只寫劇本,也嘗試挑戰寫散文、小說,就是因為她很看重自己的緣故。
  「自己並非工作而存在,而是因為有了自己才有工作。
」這是我對她的詮釋。
  大姊是個單純的人。
  剛過世時,我忙著幫她整理遺物無暇多想,隨著歲月的經過,我越來越這麼想。
或許是因為我自己的年齡漸增,比以前更加能理解大姊的關係吧。
  大姊不管是對人還是對物都很專情。
  大姊喜歡的是充滿人性、溫柔待人的人。
不是偉大或是有名氣,而是能夠理解別人的心意、懂得人性的人。
  她欣賞那種以自己為榮、懂得做自己的人。
不論性別與年齡,只要她認定對方不錯,就會珍重友情。
  大姊甚至認為「任性是演員的特權」。
當然這並不是說演員就可以為所欲為,而是說他們做了自己該做的事,所以表現出任性的舉動也是情有可原的。
  大姊挑選演員的標準並非只是演技,而是憑感覺。
例如女演員風吹純還是新人剛演電視劇時,我還記得大姊說過「我喜歡她的感覺,我想她應該會越演越好」。
想來是她觸動了大姊心中的某根琴弦吧。
對於導演久世光彥,大姊的評語是「他有識人的才能,很厲害」。
  我從未聽大姊說過別人的壞話。
頂多只是談論別人的特徵,但絕對不會說出毀損別人人格的決定性字眼。
包含對方的優點和缺點,她都只當作特徵看待。
  大姊性情看似淡漠,其實不是。
這也是她過世後我才明白的。
  當有朋友被其他人排擠時,首先會這麼說抱不平的人一定是大姊:「不理人家,未免太可憐了。
太沒有人情味了。
應該有其他方法吧,我們可以站在遠處關心對方呀。
」  大姊不是那種說要出一刀兩斷就能做到的人。
  聽到朋友在本人背後說三道四時,大姊曾經告誡「不公平,要說別人壞話也該在本人面前說吧?這樣太絕情了」,也曾指責「只是一次的錯誤,犯不著這樣子趕盡殺絕吧」。
  那是出於正義感,也大姊絕非冷漠的溫暖表現。
  大概就是因為這樣子吧?大姊寫的電視劇、小說中的人物,如『寺內貫太郎一家』的貫太郎,儘管缺點很多,卻不令人討厭,反而很受歡迎。
  ……
图书标签Tags
向田邦子,日本,人物,日本文学
PDF格式资源下载

 

 


 
港台图书类TXT下载|书籍资源网 @ 2017